IMF与ECFA

通讯电脑 申博sunbet988 657浏览

IMF与ECFA

<><>国际货币基金会于2010年7月6日对今年下半年的国际经济,发布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修正报告,其估计在2010年的全球经济将扩张4.6%,创下2007年以来最快的增长速度,而开发中的亚洲各国之平均经济成长率为9.2%,为世界经济表现最佳的地区,其中,台湾的经济成长率更调涨1.2%,由原预估的6.5%调升为7.7%,此一水準仅次于1991年的7.88%,虽然距离1989年所创下最高的10.28%仍有一些差距,但却是最近二十年以来的最高峰。然而,为什幺IMF要调升台湾的经济成长率呢?这显然与海峡两岸近期推动并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有很大的关联性。

台湾是海岛型经济国家,必须经由国际贸易的扩张来带动国内的经济成长,早期台湾是以美国及日本为主要的经济伙伴,近期的进出口业务则集中在大陆市场;唯自2010年以降,东协各国与中国大陆互免大部分商品的关税,而台湾产品进入中国大陆则须缴交5%至15%的关税,不唯对台湾出口产品竞争不利,而且将使台湾的GDP下降0.176%,若再加上韩国与日本,则其影响幅度更高达-0.836%,但若能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并将销往中国大陆大部分的工业产品之关税降为0%,则台湾将可取代日本、韩国,甚或其他东协国家在大陆市场的地位;因此,自第五次「江陈会谈」顺利签署「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及「海峡两岸智慧财产权保护协议」以后,已为两岸经贸关係的稳定发展奠定了基础,也为台湾打开了国际市场的另一扇窗,而若两岸经贸合作得以落实,则台湾未来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应非空穴来风,亦非政治语言;因此,有关两岸的经济协议虽尚未付诸行动,但其所可能引发的效应,已普遍引起国内、外企业以及各类投资人的重视,亦为IMF上修台湾经济成长率的主要原因。

两岸签订经济合作以后,台湾製造业的早期收获产品清单共计539项,金额138.4美元,占中国大陆自台湾进口金额的16.1%;而台湾同意对中国大陆降税的早期收获清单计267项,金额28.6亿美元,占台湾自中国大陆进口金额的10.5%,由于製造业为国内最重要的产业之一,此一产业的获利结果是一项重大的指标,其他如农业、金融业、服务业等亦各有斩获;同时,在两岸签署经济协订的过程中,两岸信守「不进一步开放大陆农产品进口」,以及「不开放大陆劳工来台」的承诺,海峡两岸这种利益不对称的「各有盘算」之做法,有助于台湾在中国大陆市场所面临的东协产品竞争的威胁,亦可为台湾的传统中小产业开创市场的先机。至于服务贸易的早期收获内容,则包括中国大陆同意对台湾开放11项;另外,除了医疗服务业以外,服务业者必须符合相关规定,如其在台湾原先经营的服务业别,必须与其拟在大陆提供的服务业别相同,且要有连续三年的经营实绩,以及具备缴纳所得税与拥有或租用营业场所之事实,对台湾未来的经济发展有很大的助益。

整体而言,两岸经济协议包括货品的降税与免税、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双向投资的促进与保障、智慧财产权的保护、经济产业的合作…等,可以提升台湾企业的竞争力,进而增加就业机会;此外,透过海峡两岸智慧财产权保护协议的签署,可以加强双边智慧财产权的保护与合作,对提升智慧财产权的创新应用与管理应亦有很大的效益。然而,台湾为法治民主国家,两岸经济协议及智慧财权保护协议签以后,仍必须接受立法院的审议,且必须要在立法院审议通过以后,才会有明确的生效日期,而对于未及纳入早期收穫计画之货品及服务业,经济部也必须在协议生效后六个月内,啓动货品及服务贸易的协商,才能争取大陆开放市场;因此,整体而言,两岸签署两岸经济协及智财产权保护协议,对台湾未来的经济发展十分重要。

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都必须使用劳动、资本、设备、管理等主要生产因素,而任何一项投入因素的增加,经由经济体系内的「乘数原理」与「加速作用」的推波助澜,都可以创造出数倍的经济效益,亦有助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因此,IMF调升台湾的经济成长率的估算应有所本,而其所着重的应是两岸签署经济协议以后,其所可能带来的直接与间接效益,对台湾整体经济所产生的影响。特别是此一经济成长率已远大于马英九总统当年633的政见的目标,亦即经济成长率达6%,每人平均国民所得3万美元,以及失业率降为3%以下的水準,而经济成长率的达成,基本上有助于每人平均所得及失业率下降等目标的达成,且具有重要的指标意函。

当然,两岸签署经济协议亦非百利而无一害,事实上,若以大陆的政治盘算大于经济利益的考量,以及大陆民治大于法治的现行政经体系,台湾要与大陆签署经济协定,虽是以务实方式进行,但在政经无法分离的经济社会下,大陆的谈判手法不仅细腻,而且以犠牲短期经济利益来争取长期政治利益的做法亦十分明确,因此,IMF在调升台湾经济成长率的同时,政府在考量海峡两岸经济协议的重要时,其实也应当充分考量其未来所可能引发的政治问题。

在现实社会中,对于IMF上修台湾经济成长率的看法,每人或各有不同,唯当国内有许多人对海峡两岸签订ECFA的问题多所杯葛之际,而国外最具知名度与公信力的IMF却对国内的经济表现多所肯定,这种各有所本的争议当然与国内的政治生态有关,特别是五都选举即将登场,道听途说的事情愈来愈多,对于ECFA的签订对台湾经济的影响,不论是正面影响或负面意义,应各有所本,我们或许可以不必随国内政治生态的改变而人吟亦吟,但或许可以考量採用较具客观性及较有公信力的国际知名单位,其所完成的评比来做比较分析,如瑞士洛桑学院的世界竞争力评比,或国际贺币基金会对各国经济成长率的修正等,也许就可以对两岸是否签署经济合作架构协议的效益或功过,会有一较为客观的依据了。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