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通讯电脑 申博sunbet988 691浏览

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Kevin Durant球衣号码背后埋藏着一件冷血的谋杀案。一位深受爱戴的青年队教练在马里兰的一家酒吧外遭人射杀,年仅35岁。在那个每天都上演着枪杀案的地区,他不过是又一名受害者罢了。

枪杀

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瓢泼的大雨似乎要淹没整个城市,鲜红的血液从35岁的Charles Craig体内喷涌而出,这位身材高大的壮汉直挺挺地倒在积水的人行道上,雨水不断地拍打着地面,将血液冲向停车场的下水道里。

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小酒吧到了打烊收工的时间,一般来说这种时候,酒吧外就成了是非之地,嘲讽和争论很容易演变成为推搡和打斗,一言不合便拳脚相向。接着,一半人加入到战斗中来,另一半人拼了命地把斗殴的人分开,酒吧的员工呢则挤在上锁的玻璃门后边看热闹。

但暴力终将归于沉寂,理智压过愤怒,人们开始考虑摆脱暴风雨,早些回家,Craig朝着自己的汽车走去。他身高足有6尺4,体重达到310磅,是朋友口中的「大鬼娃」,他在华盛顿附近的一家娱乐中心当孩子们的篮球教练。

他穿着牛仔裤、运动鞋和一件亮黄色的短袖polo衫。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危险,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正向他逼近,手里握着一把1965年产的银色柯尔特左轮手枪。

紧接着,一枚0.38口径的子弹打穿了Craig的胸椎,并刺穿了主动脉。第二发子弹在他的脖子背面留下了一个环状的伤口,直接射进了大脑。第三发子弹直接把他的脑袋打开了花,穿过颅骨后从左脸刺了出来。最后一发子弹穿过他头皮的软组织,从Craig的左耳处飞出。

突如其来的枪击让停车场陷入一片混乱,尖叫声甚至盖过了咆哮的狂风和骤雨,有人吓得直接趴倒在地上,另一些人丢了魂似地开车撤离。兇手扔下作案的手枪,驾车逃离了现场,时间是凌晨2点40分。

等警察赶到现场时,Craig已经死亡,他的尸体浸泡在雨水中,週围站了好几圈的护理人员和惊魂未定的朋友。

教练

当时还只有16岁的Durant不在现场,但他很快听到了风声。Craig之于他,既是导师,是教练,也情同父子,在他去世后不久,Durant便开始穿35号球衣。

现在Durant 28岁了,他入选过8次全明星阵容,本赛季有望跟随金州勇士拿下生涯第一座总冠军,他的35号球衣成为了联盟近十年来最畅销的商品之一。在全世界各个角落,球迷们穿着印有Durant的名字和号码的球衣,而在德克萨斯大学,35号球衣早在Durant离开后就退休了。

对于一些人来说,它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数字。但对于Durant和那些认识Craig的人来说,35代表着一个人和一个时刻。

「每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就会立刻想起当年的事。」Melvin McCray说。他是Durant儿时的另一名教练,也是Craig从小到大的玩伴。「立刻就会。」他重複道,「它就是Craig。」

Durant第一次见到Craig时还只有8岁,他们在一家活动中心外相遇,那个球馆坐落在美国国会大厦以东约六英里的地方,外表看起来不怎幺样,里边的设施却是井然有序。随后的几年里,Durant在这个场地上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从好几位教练和导师那儿学习本领,累了就直接躺在地板上打个盹,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的巨幕正好可以遮挡光线。

Craig就是Durant的恩师之一,他不仅教孩子们打球,还会给他们一些钱去买糖果,带他们看电影,开车送他们回家。

「他爱孩子们。」Craig的母亲Claudette Craig说道。媒体到访时,她正收拾行李,準备从华盛顿搬到乔治亚去,这个家里没有太多值得留恋的东西,她唯独带上了一张儿子的照片。「他可以为孩子们做任何事情,他有一辆货车,那时候他经常带着一帮孩子经过,冲向我喊道,『妈妈,我这有一群饿坏了的孩子,你能给他们弄点吃的吗?』我便回答道,『你把食材买回来,我给他们做。』他的厨艺可不怎幺样。」

货车里坐着身高臂长,但瘦骨嶙峋的Durant,活动中心就是他的第二个家,一个安全且安心的场所,而Craig就像是Durant的父亲一样照顾着这些缺乏父爱的可怜孩子。

「如果他47岁的时候去世,那我就会穿47号球衣。」Durant说,「这个号码就是为了致敬我所爱的人,跟数字本身的好坏无关,都是为了纪念他。」

雨战

但Craig死亡的细节,Durant知之甚少。2005年,华盛顿地区一共发生了466起命案,其中乔治王子郡佔了173起,Craig案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当年,几乎没有媒体对这一案件进行报导,在命案发生的两天后,华盛顿邮报刊用只言片语交代了此事,而15个月后犯人最终伏法,它们也仅仅刊登了一则短讯。

Craig案始终没有引起太多关注,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浑沌的环境让人们对谋杀早就习以为常了,另一方面是因为Durant当时还没有这幺大的名气。

「Craig的死仅仅反映在政府的犯罪统计数据上。」活动中心主任Sherri Kittrell说。

因此,儘管Craig的惨死疑点重重,儘管这起命案正是Durant穿35号的缘由,但我们还是只能靠着少数目击者模糊的记忆和数百页法庭文件来还原事实真相。

酒吧里设有几个撞球桌和一个小舞池,在2005年4月29日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挤满了出来寻欢作乐的人们。

酒吧就开在繁华的劳伦斯鲍维路边上,正后方是巴尔的摩华盛顿大道,旁边是A-1典当行,Rite Aid药店和Food Lion餐厅,几家商铺的正中间是停车场,週围点缀着几颗数,最里边的洼地是排水沟,一个高清摄像头24小时监视着停车场的动静。

现在酒吧早就没营业了,商铺变成了一家名叫「五姐妹」的非洲餐馆。

案发当晚,Charles Craig与两个弟弟一起,Kerrick Craig和Kory Nicholson,还叫上了一些朋友。其中一个人名叫Keith Bryant,他的妻子Quanita带了几个朋友,以及她的表妹,LaDawn Taylor。

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在酒吧里,Taylor认出了自己的高中校友,Terrell Bush。

Bush只有24岁,根据目击者回忆,他那晚穿着牛仔裤、黑色网球鞋和一件皮夹克,浓密的头髮从棒球帽下边露出来。他曾在塔可钟(Taco Bell)和Roy Rogers 当过屋顶工人,也曾做过一些其他奇怪的工作。2002年,他就曾被指控谋杀未遂,但后来被无罪释放。

Craig和朋友们玩得很嗨,酒一杯接着一杯地下肚,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互相喊话。案发后,法医对Craig的血液、尿液和玻璃体液均进行了毒理学检测。结果显示,Craig体内的酒精浓度在0.08%至0.1%,正好处在酒驾判定的边缘,也并没有检查出嗑药的证据。

凌晨两点,酒吧里大约剩下200人,工作人员开始清场。一些人直接冒雨回到车里,另一些人则一路沿着屋檐慢慢走向远处。

夜很深了,Craig和兄弟们出来时,正好撞见一对陌生夫妇在典当行前面争吵,女人动手扇了男人一巴掌,这时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Kerrick后来回忆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在场许多人都发出了奚落的笑声,他也是其中之一,而那个被打的男人就是Bush。

那两个人越吵越凶,Craig的其中一个朋友介入其中,试图当和事佬。Bush不领情,动手打了那个兄弟,他条件反射地还击,在那一瞬间,就像是火花飘进了汽油桶,一场激烈的街头群殴爆发了。

目击者称,参与斗殴的有15到20人,后来又有一些人加入,试图结束这一场战斗。酒吧的僱员们挤在玻璃门前围观,一名男子被击倒,血流不止,倒在门外不远处,酒吧经理偷偷溜出来查看他的伤情。

混战中,Kerrick的眼镜被人一拳打掉,他失去平衡跌倒在地,因为害怕被人踩踏,便手脚并用地与人搏斗。「当时在场的有50到60个人,我们五个被围在正中间。」他回忆道,「Charles试图冲进去,但是女人们死死地抱住了他。」

但Craig还是太扎眼了,他人高马大,还穿着一件亮黄色的上衣。

「他加入到斗殴中后,我的表妹,我的朋友们还有我努力想要把他拉回来。」Quanita Bryant的证词里提到,「最后,在我的丈夫和朋友的协力下,我们把他拉了出来,然后带向停车场。」

战斗渐渐平息,人群开始向不同方向分散开,各自爬进车里躲避这场混战和暴雨。此时,有人听到了尖叫声,惊慌地告诉大家有人手里拿着枪。但是Craig没有回头查看情况,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一路追上了他,在距离很近的情况下向他连开四枪。

「那人跟上了我哥哥,从背后开枪射死了他,然后跳进一辆车里逃跑了。」Kerrick的证词里写道,案发时他刚刚钻进自己的车里。

「你看清楚是谁向你哥哥看枪的吗?」律师问道。

「看不太清。」Kerrick说,「我的眼镜被人打掉了。」

Kerrick现在是华盛顿地铁的一个车站经理,他称自己每每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总是有许多不解,他想不通为何兇手会对哥哥下手,而不是自己。

「我一直很内疚。」他说,「我始终认为他是想来杀我的,如果当时他看到我了,死的会是我。」

4月30号清晨,死者的家人和朋友便纷纷接到了电话。几天后,他们聚集到北宁路的一家教堂参加Craig的葬礼,招待会在Durant练球的活动中心举行。因为来宾的人数太多,一位Craig的邻居甚至对他母亲说,还以为是哪位议员去世了呢。

Craig的母亲给他买了一个超大号的棺材,但无力支付一块墓碑的钱,Craig就这样长眠在国际安乐纪念公园的无名墓地里。

「我这辈子的愿望就是,在死前给儿子立一个墓碑。」她说,「我现在已经70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证人

Terrell Bush就住在距离案发现场不到一英里的公寓里,但警察花了足足六个多月,千里追兇才锁定他。其实这件命案有许多目击证人,但当时枪声引起了混乱,许多人只顾着避险,而昏暗的停车场被暴雨一淋更是什幺也看不见,能够出来作证的人几乎没有。

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Quanita Bryant看清了犯人的脸,她告诉警察,自己当时离他只有15英尺的样子。看清兇手真面目的还有Bush的高中校友Taylor,但她们两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或者不愿意站出来作证,对案件调查没有起到什幺实质性的帮助。

护理员是第一个对枪击做出反应的人,他宣布了Craig的死亡,而当警察局的人到达现场时已经是凌晨三点,距离案发足足有20分钟。

「场面极度混乱。」警官告诉法庭,「这是一场猛烈的暴雨。」

抵达现场后,有一个人迅速引起了警官的注意。那个男人情绪激动,有些歇斯底里,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他不断地尖叫着,说有人从后面枪击了他的朋友。因为怕影响到抢救,警官把他赶到了一边。

「他突然停止了哭泣和尖叫。」警官说,「就像他的情绪一下子冻结了似的,接着他转过头来对我说,『我要告诉你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我说,『嗯,请讲。』」

这个男人名叫LaRonn Smith,他告诉警官自己把枪藏了起来。当时,看到嫌犯驾车逃离,并把手枪遗弃在地上,他迅速冲了过去,从地上抓起一件白色T恤,小心翼翼地捡起手枪,没有让自己留下指纹,然后把手枪藏在了一辆汽车的前轮后面。

Smith带着警官找到了作案的手枪,紧接着,警察局的证据科的技术人员强森赶到了现场。

「雨下得太大了,几乎都要淹没了我的靴子。」一年之后,她对那场大雨仍记忆犹新。

遗憾的是,这件证物上检测不出有效的指纹。「太湿了,检测不到任何人的指纹。」强森说。停车场里一片狼藉,衣服、帽子、啤酒瓶、首饰、眼镜,什幺东西都有,碎了一地。但是这场大雨才是关键,她说,「几乎毁了所有我收集到的东西,我儘力了,但一无所获。」在辩方的盘问中,她表示在现场的物证中没有採集到任何毛髮或者可以用于DNA测试的东西。

Craig的尸体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被移走,送到了巴尔的摩进行尸检。结果显示,Craig的T恤和衬衫上都有与伤口一致的弹孔,法医注意到Craig的背部、颈部和头部都受了伤,膝盖上也有磨损,应该是他朝向地面倒下时摔破的。

他发现死者身上一共有四处子弹进入的伤口,两处穿透身体的伤口和两枚留在体内的子弹,一颗在心脏週围,另一颗在Craig的脑部。最后的结论,Craig死于多处枪伤。

追捕

案发的第五天,就在Craig葬礼举行的前夜,Kerrick给乔治王子郡的一位探长Kelly Rogers打了通电话,他的女朋友恰巧与兇手的女朋友在同一家店工作,后者透露自己的男朋友可能在本週末犯下了一起枪杀案。

Kerrick后来作证说,刚知晓这一消息时,他甚至想不告诉警察,私下里完成复仇。

「第一时间,你会想到复仇,这是人之常情。」他说,「那最后理智的声音还是会佔据上风。」

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他给了探长一个名字:Terrell Bush。

探长Roger找到了Bush的一张老照片,然后把它放到了一组六个人的照片中,这些人都符合目击者所描述的兇手特徵——黑人、中等肤色、身高5尺6或5尺7,头髮浓密。她和另外一名探员向Bryant和Taylor出示了这组照片,但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Taylor甚至没提自己高中就认识6号嫌犯。

第二天,即葬礼当天,Roger在街角遇到了LaRonn Smith。

「我把照片递给他。」探长说,「我看到他的眼睛从上边扫过去,突然,他的瞳孔开始扩大,呼吸变得急促,他好像看到了什幺不得了的东西。他看上去十分紧张,接着他指向了6号,示意就是那人在30号凌晨射杀了他的朋友。」

Smith在照片后签了字,并写下数字6作为记号。当天晚上,探长拿到了通缉令,Bush涉嫌一级谋杀。

Bush犯下罪行后就开始了逃亡之路。五月末的一天,他来到乔治亚州的克拉克斯顿,亚特兰大郊区,藏进了Steven Jackson和Denise Jackson的公寓。他们在马里兰的一个朋友家里打过几次照面,只知道他的绰号叫做Bush宝贝,这位不速之客请求他们收留自己。

这对夫妇在证词里回忆道,当时Bush化名为Wayne Remington,谎称自己被名叫Chrissy的女人抛弃,用垃圾袋装着行李和一笔小钱流浪了出来。7月1日,Bush与Jackson夫妇一起搬进了新公寓。

他从未出去找过工作,西区联合银行一直给他汇钱。他通常会到山上的小酒馆里收钱,密码是「韦恩的世界」。有一次,丹妮斯接受了马里兰朋友的3200美元汇款,然后转手给了Bush,他谎称这是自己在马里兰卖掉汽车来的钱。

Bush管Jackson夫妇叫叔叔阿姨,他从未告诉他们自己从马里兰搬出来的真正原因。

「他就说是天气太热了,需要换个环境。」Steven说,「在夜场和什幺人吵了一架,然后就搬离了马里兰,他想和暴力的环境说再见。」

12月的一天,Bush、Jackson和两个朋友一起呆在公寓里,他们注意到公寓楼下有几辆卡车在来回兜圈子,里边坐着马里兰来的警官、当地的警长和美联邦的执法官。

Jackson迅速离开公寓,试图避开警察的追捕,他其实也是俄亥俄州通缉的逃犯。但是警察的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他们径直冲进了公寓大门。

「在公寓入口的门廊上,我逮到了Bush。」警官说,「我勒令他趴倒在地,然后扣上了手铐。」

「他问我来抓谁。我说,『Terrell Bush,』」警官接着说,「他说那不是他的名字,我让他不要再试图狡辩。」

Bush终于被捕,关进了大牢。

伏罪

审判于2006年8月21日开庭,距离案发当天已有15个月,Bush 25岁了,Durant即将进入德克萨斯大学读大一。

法庭用了两天半的时间才找齐陪审团,Bush没有为自己作证,十四名证人到场,但是只有四人那天在案发现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Charles Craig的朋友或亲戚。

案件的判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LaRonn Smith,他是唯一一个认出兇手来的人,但证词并不稳固,因为他承认自己那天喝了不少酒。

「你是说你喝醉了吗?」辩方律师问他。

「不,我没说我喝醉了。」Smith回答。

「你喝了酒吗?」

「我是说我也许喝得有点多。」Smith解释道。

辩方坚持认为,只有一个证人,而且可信度不高,并不能作为Bush罪名成立的依据。除此之外,原告方也没有出示直接指向Bush的证据。

调查陷入了僵局。

州检察官指出,当天晚上Bush的确出现在了酒吧,并且有人指认他为兇手,没过多久他就搬到了乔治亚生活,还隐姓埋名。

「这绝不是阴谋论。」检察官在总结辞中说,「这个案子的被告杀了人,然后想方设法逃跑。他所有的行动都指向一点:他是兇手。」

下午2点33分,审判的第四天,法庭以一级谋杀给Bush定罪。

「早上好。」宣判当天,Craig的母亲Claudette与Bush被允许做最后的陈述。她回忆起当时的情况,Bush都不敢和她对视,「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该说些什幺,我想让他知道他没有权力取走我儿子的性命。我想让他知道他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他给自己的母亲和家庭也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我失去了儿子,他的母亲也即将失去儿子,我们的遭遇是一样的,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幺,愿上帝保佑你,宽恕你的灵魂吧。」

随后,Bush被要求站起来,法官问他是否有话要说。

Bush只扔下冷冷的一句话,「我听取律师的意见保持沉默。」

最后,Bush以一级谋杀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他在服刑期间曾试图翻案,但都没有成功。

「Bush,你冷血地杀死了Charles Craig。」法官在2006年对他宣判时如是说。

Durant 35号球衣背后的故事:冷血的雨夜谋杀案

两天后,德克萨斯大学正式开学,Kevin Durant穿上了他的35号球衣。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