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消费现代 申博sunbet988 310浏览

1

665年,初唐,麟德元年。

文弱的李治干了件大事,他找人诬陷武则天行压胜之术。

也就是找道士来宫里做法,诅咒某个人。

事情做了一半,李治突然发觉自己需要别人的加油鼓劲儿。

他把宰相上官仪招进宫里,「朕不知该如何了,爱卿有何建议?」

上官仪大喜,皇上这是要挺直腰板做人了呀。

他立刻献上一剂猛料,「皇后专横,五湖四海皆不能容忍,废掉吧。」

哦买噶,还没提出离婚,文武百官已经支持我离婚,这种心情你们能理解吗?

李治面露愠色,内心欢喜得很。

「赶快草拟一份废后诏书,速度要快。」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上官仪写啊写,李治在旁边说啊说,几十个小太监溜出去报信了,也没能扑灭两人联合创作的激情。

诏书写完了,墨迹还未乾。

上官仪一抬头,只见李治面色铁青。

「皇上,您这是……」

再一看,武则天的手指正拉着诏书的一角,渐渐地,渐渐地,诏书从桌上滑落到了她的手中,剎那间,诏书被撕成了碎片。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我到底犯了什幺罪?你为什幺要这幺对我?我们之间难道没有真爱吗?」

撕心裂肺的控诉,划过长空。

一时情急,李治脱口而出:「我没有废后的心思啊,都是上官仪教的。」

转折来的太突然。

上官仪感到一股杀气。

「对不起,我的至亲们,又坑爹了。」

后来,耿直的上官仪被杀,家中男的十五岁以上一律处死,女的发配为奴。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上官仪家里有个还不满周岁的小孙女,上官婉儿。

这时,妈妈正抱着她,走向掖庭。

她们就要终生为奴了。

掖庭这地方也有些特殊。

真正什幺都不会的人,会另发配到司农寺干粗活,而这里所关押的人,皆是有才艺的罪妇。

所以掖庭专门设置了学堂,负责教宫女书法,算术,还有歌舞。

人多口杂,妈妈从未对上官婉儿提及家族仇恨。

所以,十几年来,婉儿都过得自由自在。

白天她去上课,晚上那出身名门修养极高的母亲给她补习,业余就作作诗,哼哼小曲儿。

她不记得族人的死,她不记得谁是杀父仇人,更没有复仇之心,对权利有非常微妙的好感。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2

她遗传了上官仪的诗才,却少了他的耿直和对人的忠诚。

13岁时,她便写了许多诗,每每新诗刚一上线,即成刷屏爆款,以迅雷不及掩耳火遍整个掖庭。

宫女看了,宦官看了,最后武则天也听说了。

「太牛逼了,把这个宫女找来。」

一声令下,举宫上下开始寻找上官婉儿。

武则天一见,懵了,「这不是当年上官仪的孙女吗?」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随后陷入了迷茫,用,还是不用?

先考考再说吧。

武则天就让上官婉儿起草一个诏书。

她毫不畏惧,哗哗写完,就像早已构思了一个晚上。

武则天高兴极了:「留用。」

身边心腹问她,「就不怕她找机会复仇?」

武则天笑笑,没说话。

权利的魅惑下,英雄也折腰。

只要大权在握,多少人连夺妻之恨,杀父之仇都可以抛诸脑后,昧着良心为我做事,这个女孩自然也不会例外。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果然,上官婉儿14岁出任秘书后,没有休假,没有周末,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典型的任劳任怨的加班狗。

日复一日接受最高级别的权利斗争熏陶,让上官婉儿的神经像打了鸡血一样,一心扑在工作上。

她大声宣布,在权利游戏面前,真爱算个屁!

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发现,武则天也靠不住了——她老了,病了,糊涂了。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3

八十岁过后,女皇一个月接着一个月卧病在床,无法见人,无法谈论大事。

当时,支持武则天的人很多,反对的人也很多。

上官婉儿观察来观察去,觉得反对的人可能要成事儿,必须儘快找到新的靠山。

找谁呢?

放眼宫中,最合适的人选是李显和韦妃这一派。

投靠别人,不就相当于背叛旧主?

说出去可不是什幺好名声。

婉儿可不觉得自己是背叛了武则天。

她从来就没忠诚于过武则天,更谈不上背叛。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她忠心的是武则天身上的权利,而已。

有了这套诡辩逻辑,上官婉儿的行事越发像个机会主义者,谁权力大,靠谁。

忠心的时候,她可以很忠心,绝对会给你最大的帮助。

但背叛的时候,也是背叛最快的一个,捅你刀子最狠的一个。

705年,有她在宫中接应,逼宫的朝臣们顺利杀死了武则天的宠臣,逼得武则天退位。

李显与韦氏成了皇帝皇后,婉儿的地位非但不降,反而扶摇直上成了昭容。

新一代的皇宫贵族们,身无大才,但喜欢附庸风雅。

一天,李显与大臣、妃嫔们在昆明池游玩。

上官婉儿执笔伺候,皇帝说要写诗了,就赶快代笔。

韦皇后和安乐公主要写诗了,也赶快代写一两首。

她太牛了,每个人的诗中都透着他们自己的性格、喜好,就像是他们自己写的。

「今日天气晴朗,我们来比赛作诗吧,大臣们写,昭容来判。」

李显心情大好,又来了这幺一句。

大家赶紧提笔,赋诗一首,并属上自己的名字。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他们交给婉儿一首,婉儿就扔一首。

一百多篇诗歌,最后只剩下两篇在婉儿手上。

她左看看右看看,沈佺期的最后两句是:微臣雕朽质,羞睹豫章材。

 我朽木不可雕也,看到其他的人才我很羞愧。

没朝气,没未来,不行。

宋之问的后两句是:「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

月亮走了,没亮光了,不是还有夜明珠嘛。

哇,有一种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豪气,留下。

这场比赛,宋之问赢了,实际上也宣告了上官婉儿文坛领袖的地位,她的名气在唐中宗时期达到了最顶峰,有了「称量天下」的气势。

但李显也不是什幺好牌。

他的身后,是两个作死无下限的女人,韦后和安乐公主。

李显再次登基后,这两个女人,大胆劈腿,大胆买官,一心培植自己的势力,冲击权利高位。

这个权利高位,是什幺?

当然是女皇。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日复一日的等待,让母女两心痒难耐。

「好煎熬啊,妈妈。」

「唉,是的。」

「要不咱们……」

韦皇后立即表示支持。

一杯毒酒给灌下去,李显去世了。

好戏终于开场。

4

韦皇后鬆鬆筋骨,準备冲击帝位。

不过,不只是她想做皇帝,李旦也想当皇帝。

这时候,皇帝的遗诏是关键。

可是,遗诏还没拟呢。

上官婉儿自告奋勇,「写遗诏,我拿手滴。」

给武则天当秘书时,她就帮着皇帝写诏书,帮大臣传递消息,批阅各种文本。

这次事情还有点小特殊。

皇帝死了,死无对证,她怎幺写都可以。

也就是说,考验婉儿智商的时刻到了。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韦皇后劝她,「你把我写上,就说皇帝让我辅政。」

许久不出山的太平公主也劝她,「你怎幺能由着韦皇后这个傻逼胡来?把李家写进去。」

上官婉儿想来想去,写下:让韦皇后垂帘听政,后又添了一笔请李旦辅政。

两边都不得罪,其实两边都没捞到好。

于是,人家一致决定绕开她。

韦皇后就直接拉着傀儡小皇帝垂帘听政。

李旦一听,啐了一口,「又逼我。」

可他被监控起来了,怎幺办?

他的三儿子,血气方刚,雄才大略的李隆基出手了,不但自己出手,还联合了他的姑姑太平公主。

五年前那逼退武则天的变动余温未散。

太平还记得,她当时参与其中小心脏跳得飞快的感觉。

李隆基也记得,他站在一旁观摩别人逼宫,那视觉享受,堪称顶级,简直想大叫一声:「太过瘾了!再来一次。」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如今,「再一次」真的来了。

两人步调一致,手法娴熟,一路狂杀,杀入皇宫。

皇后和安乐公主被杀,各种韦氏余党被屠于刀下。

正在这危急时刻,上官婉儿带着宫女优哉游哉地往外走。

刚看见李隆基的手下,欢欢喜喜迎了上去。

「我在这上面写了李旦辅政呢,太平公主来找过我,当时我俩就商量好了,我好不好?我是不是一心向着你们!」

她把手中诏书递了上去,就是当年都不被人看好的那份遗诏。

李隆基的手下一看,这是重大立功的表现啊。

问:「还杀不杀?」

不说这话还好,说了就招李隆基烦。

我和姑姑虽然一同作战,一起逼宫,但我俩走的是杨过和小龙女那种路线吗?

婉儿说,「是啊,你们都姓李。」

李隆基不想废话了,挥手示意,「现在就斩了她吧。」

他觉得这女人: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一、太没眼力见儿了;

二、工作上太没节操了,逮谁叛谁。

背叛武则天,背叛李显,背叛韦皇后,谁知道下一个中招的是不是他自己?

变局已定,李隆基从血腥暴力的现场走出,迎面撞上了姑姑。

「刚才刀光剑影,啥也看不清楚,我的一个小手下失手把婉儿给杀了,可惜啊。」

太平公主说,「怎幺办,厚葬吧。」

当年,上官婉儿按照二品昭容的礼制刚刚下葬。

三年后,李隆基转头赐死了自己的姑姑太平公主。

至此,唐朝女人掌权的时代算是结束了。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5

一天,刚做了皇帝的李隆基閑来无事,翻出了上官婉儿的两首诗,突然感觉好后悔。

《彩书怨》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奉和圣制立春日侍宴内殿出翦彩花应制》

密叶因裁吐,新花逐翦舒。

攀条虽不谬,摘蕊讵知虚。

春至由来发,秋还未肯疏。

借问桃将李,相乱欲何如。

 史上唯一「女宰相」:她是女皇的女诸葛,也是女皇的敌人!

「婉儿的诗都是好诗啊,真是不该杀了她,工作上太善变没关係啊,文学上搞一搞还是可以的嘛。」

李隆基找来了张说,说想给上官婉儿编诗集。

不久,二十多卷的诗集编撰完成,全名为《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在诗集的序里,张说把最好的话都给了婉儿:

明淑挺生,才华绝代。

敏识聆听,探微镜理。

开卷海纳,宛若前闻。

摇笔云飞,成同宿构。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