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老拨弦乐器‧竖琴美妙音色洗涤心灵

消费现代 申博sunbet988 638浏览
最古老拨弦乐器‧竖琴美妙音色洗涤心灵走进幽暗的剧场内,一曲轻柔的琴声触动了我的听觉神经,悠扬悦耳的琴声顿时让人心情愉悦起来,心里猜想这是哪来的天籁之音?仔细往舞台上一瞧,啊!传说中美丽的天使从天而降,优雅地坐在台上弹起竖琴。轻轻地闭上双目沉醉在竖琴优美的音色里,琴声彷彿带着我乘坐时光机回到古埃及时代,听着一群天使弹着最古老拨弦乐器之一的竖琴。当琴声戛然而止时,方从自我陶醉的意境中甦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并非身处古埃及,而是在廿一世纪的槟城聆赏扬名海外的本地竖琴家陈慧雯带领她的学生一起奏响东方竖琴新的乐章。根据资料记载,竖琴是一种历史渊远流长的大型拨弦乐器。在古埃及时代,竖琴被视为神圣的乐器,现代考古学家亦从古埃及的壁画上发现竖琴的存在。“竖琴最早是由古代人使用打猎的弓演变而来,传说是因射箭时箭弦发出的声音启发而成。当时其外形犹如一把有弦之弓,称为拱形竖琴,形状也与现今尚可见到的缅甸竖琴很相似。后来,拱形竖琴再演变加上琴柱形成三角框形弓状,于十七世纪时,琴柱改良成弧形。”本地竖琴家陈慧雯简略道出竖琴的历史。于十八世纪,爱尔兰人在竖琴上端增加了半音器(Levers),使演奏者可以更有弹性地用手来调整半音器改变琴弦长短,弹奏所需的调性。接着,竖琴有突破性的改变,德国人霍布鲁克(Jacob Hochbrucker)发明单一踏板竖琴。直到十九世纪,法国钢琴製造家艾拉尔(Sebastian Erard)将单一踏板改良成双重踏板竖琴后,大大增加了竖琴所能弹奏的调性,同时奠定了现代竖琴的基础。虽然竖琴历史悠久且被誉为最古老的拨弦乐器之一,但是在本地的发展却是近年才开始。出生自森美兰州芙蓉的本地竖琴家陈慧雯从小就热爱音乐,小小年纪就学习弹奏钢琴和小提琴。在一次出国旅游的旅程中,她看见外国人弹奏竖琴,激发了当时仅有6岁的她学习竖琴的兴趣。越堤到新加坡学琴奈何当时本地的音乐学院并没有老师指导弹奏竖琴,必须越过长堤到新加坡才有机会的学习。于是,每逢学校假期当多数的小孩子都在玩乐享受悠闲假期时,她则在家人的陪伴下越堤到新加坡学琴。那段越堤学琴的日子虽然舟车劳顿,但是铁杵磨成针,平日在家勤于练习的陈慧雯最终学有所成,得以飞往美国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修读竖琴音乐硕士学位,并在学成归来后在马新两地推广竖琴音乐,以让更多马新两地人民认识音色柔和的竖琴音乐。“竖琴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其音色很美妙,为了让马新两地的年轻人有机会学习它,我经常来往两地教琴。”曾获“2005年新加坡全国青年艺术家”荣誉扬名海外的陈慧雯,除了在新加坡教竖琴,几年前也回流大马,在吉隆坡开课教竖琴。于今年1月,她也与槟城的音乐合作伙伴赖冠禄合作在槟城开课推广竖琴音乐,冀望悦耳的竖琴音乐可以进一步让更多本地人认识。学音乐分享内心快乐今年7月,陈慧雯与槟城的学生一起在槟城表演艺术中心内举行《东方竖琴》演奏会,让前来聆赏的家长和听众亲耳见证槟城的学生刻苦学习6个月后的成果。同时,她也带领新加坡和吉隆坡的学生一起前来槟城参与演出。“带学生四处表演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不只可以让不同地方的听众有机会聆赏竖琴动听的琴声,也可以让学生分享他们快乐学习的过程。因为学音乐本来就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与听众分享内心的快乐。”她补充说,若是为了考试而学音乐,恐无法持之以恆,可能会半途而废。“我感到庆幸的是,目前为止所指导的学生多数都有恆心地学习竖琴,看着他们从小一路学琴,直到长大再到国外深造音乐,我感到很安慰。”助童开发右脑培养团队精神自小就开始学琴的陈慧雯深知学音乐对儿童的益处,“儿童学音乐可以开发右脑使它更灵活,且训练他们更专注地去完成一件事。而且儿童也可以从中学习如何与人合作完成一首合奏曲,培养团队精神。”当晚在槟城举行的演奏会,参与演出的学生有十多岁的中学生,而年纪最小的是仅有6岁的小女孩。为了鼓励更多学生和家长学习竖琴,克服学琴路上的重重障碍,陈慧雯于去年出版着作《释放你内心的音乐家》(Unleash The Musician In You),将多年学琴和教琴的经验化成文字,与学生和家长分享学琴的心路历程,还有通过励志故事和教学指南引导学生和家长一起踏上成功的音乐学习之路。陈慧雯的音乐合作伙伴赖冠禄说,除了老师,家长在孩子学习音乐的道路上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家长也应时刻给予孩子鼓励,每当孩子有演出时前来观赏,演奏结束后给予孩子热烈的掌声都是对孩子的一种肯定。长者学音乐减患失智症风险陈慧雯目前指导的学生以6至18岁的儿童和青少年居多,但她强调竖琴音乐并没有年龄侷限,即使是乐龄人士也能享有弹竖琴的乐趣。“竖琴分成22、27、38、44和47条琴弦的竖琴,外形也依琴弦的多寡而大小不一。但这不表示儿童就只能弹奏琴弦较少且小型的竖琴,而成人就只弹奏琴弦较多的中型或大型竖琴。琴弦的多寡、外形的大小与演奏者的年龄没有关係,分别只在于琴弦较多的中型或大型的竖琴所能弹奏的曲子範围比较广,反观琴弦较少的小型竖琴能弹奏的曲子则比较少。”虽然陈慧雯从6岁就展开学习音乐之路,然而她也鼓励对音乐有兴趣的成人和乐龄人士学琴,因为学琴时间从来都不被年龄所束缚。“若成年人对竖琴有兴趣,同样可以学琴,在业余时间享受音乐的美妙。我也鼓励乐龄人士加入学琴的行列,让余音缭绕退休后的乐龄生活。”双手并用灵活头脑“学音乐能开发右脑,且弹奏竖琴时需要双手并用,如此可以灵活头脑和双手,从中减低乐龄人士患失智症的风险。”竖琴亦有医疗的功能,帮助患者稳定情绪和放鬆身心,因此她也曾应慈善团体之邀到家乡森美兰州的一家医院给肾病患者演奏竖琴,舒缓患者的身心灵。“还有,那些有过动症的儿童也适合通过学习竖琴来加强专注力,同时可聆赏由自己弹奏的竖琴音乐来稳定情绪。”西洋乐曲加入东方元素多年来不辞劳苦地来往马新两地推广竖琴音乐使陈慧雯于去年衣锦还乡,在家乡森美兰州荣获“端姑慕力玆效忠奖章”勋衔。但荣耀的加持非但没有使她心高气傲,反而激励她更加努力地举办更多竖琴演奏会和工作坊,期望纯净如水的竖琴音乐可以随时飘蕩在空气中,成为人们生活的养份之一。“我们希望通过多举办演奏会不只可以吸引固定的听众群,也能吸引不懂音乐和弹琴的听众入场聆赏。”曾在德国主修大提琴且同时懂得弹竖琴的赖冠禄,期望演奏会可以培养本地听众的艺术水平。虽然竖琴在欧美国家兴起,而过去多数竖琴家都以弹奏西洋乐曲居多。但陈慧雯为了让竖琴得以在东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发扬光大,她在演奏会上除了自己弹奏或为学生改编西洋乐曲,也常选择弹奏和改编多首东方名曲,在曲子加入东方元素,不仅让本地听众耳目一新,也容易引起共鸣感。而且竖琴不只能弹奏出轻柔的乐曲,也能弹奏其他的曲风。在槟城的演奏会上,她与学生弹奏多首曲风各异的乐曲,包括东方古典名曲《春江花月夜》、《望春风》、西洋名曲《Love Me Tender》及流行曲《Let It Go》等,让现场听众听出耳油。为了让听众不侷限于通过聆赏来认识竖琴,近年来陈慧雯除了音乐合作伙伴积极在国内各地举办竖琴演奏会,也举办工作坊。让不了解竖琴的家长和民众都有机会亲手弹奏竖琴,亲身感受柔美的竖琴音乐。“如果只是让听众静静地坐在台下聆赏,可能没有办法完全让听众了解何谓竖琴,因此举办工作坊的好处是让听众不只是聆赏,还有机会亲手弹奏,加深他们对竖琴音乐的印象,自然地融入于优美的琴声之中。”/副刊‧报道:刘楚珊‧2014.09.25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